齐齐哈尔市公安局铁锋分局王贺男:用心感知 用笔叙述 用镜头记录战友们携手战“疫”的壮举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2021-01-26 17:06:50

生活报讯(实习生 郝天朔 记者 黄迎峰)他目睹了战友王春天牺牲在了防控一线,泪洒衣衫;他帮助那些不善言辞的民警说出了自己的故事,甘苦共担;他愿意用镜头、笔去记录身边更多战友的壮举,并让他们的事迹传播出去,他就是齐齐哈尔市公安局铁锋公安局的一名宣传民警王贺男,记者从他的两篇战役日记中,看到了宣传民警背后的感人画面。

demo.jpg

2020年2月11日 多云

“春天,我的儿子呀……坚持住……”静静的躺在急救室冰冷的床上,他已经牺牲了,可是年近八旬的老父亲不承认这是事实,依然抱着嘴唇发紫的儿子喃喃自语。是的,我的战友王春天牺牲在了疫情防控一线,这一天我亲眼目睹了他离开的整个过程。 

“崔主任,新工地派出所王春天在执勤岗位突发疾病正在去中医院南院抢救的路上,士波局长也正在往医院赶,你们也过来吧!”崔主任接到办公室张主任的电话时,我正背着相机跟着崔主任在分局辖区各小区疫情防控点督导工作。疫情期间往日人来人往的医院也变得空空荡荡,在医院的一楼大厅我和崔主任一眼就看见了士波局长正在抢救室门口和院方沟通。我走进抢救室,春天脸色苍白嘴唇发紫躺在病床上,医生正在有序的实施抢救,可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最佳的抢救时间就像沙子,使劲握在手里却还是不停掉落,士波局长心急如焚不时来到王春天身旁向医生询问抢救情况。派出所领导也联系上了家属,春天的母亲已瘫痪在床,为不影响工作,妻儿也被春天送到了大庆的娘家,年近八旬的父亲患有严重耳聋,在抢救室门外一脸发懵。“我的儿子春天怎么了?出车祸了吗?……”春天的同事向老人高声解释春天发病了,可是老人家一直没听懂,只知道春天正在抢救。

“郭局长,我们已经抢救90分钟了,最佳的抢救时间就是几分钟,情况不乐观,做好后事准备工作吧。”又过了半个小时,抢救室医疗仪器上本是跳动的几条线,突然变成了一个横杠,王春天年仅32岁,他把生命永远留在了这个冰雪消融的初春。直到医生把春天的老父亲带到病床前,这个身材瘦小的老人看着床上双目紧闭的儿子,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他趴在王春天的遗体上反复念叨着:“我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供你上学,你咋就这么走了?”

我是一名宣传民警,今天是2月12日的凌晨,脑海中不断闪现春天抢救时的画面,在已经连续工作十多天的疲惫之刻,我望着窗外漆黑的夜晚写下了这些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