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江乡村供销平台:71年历史供销社进行的数字化“重塑”探索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文/摄 张健 记者 程瑶
2020-12-31 22:03:04

8时30分,“钉”的一声,我省木兰县五棵树村村民周东庆的手机弹出一条关于玉米行情的信息,点进去就可以看到当天黑龙江省乃至全国上百个地区的玉米价格。浏览玉米行情,是周东庆最近每天的必修课。

 龙江乡村供销平台的钉钉工作台界面 (1).jpg 

周东庆手机中钉钉龙江乡村供销平台上的玉米行情。

原来,两个月前,年近50岁的周东庆在供销社工作人员的指导下,通过钉钉APP加入了“龙江乡村供销平台”,平日里在平台上不仅可以了解土地流转信息和粮食买卖价格,直接购买化肥、种子等农资,还可以在上面听农业专家网络授课,甚至日常需要米面粮油也可以在这里购买。“反正我印象里以前供销社能提供的服务在这个平台都能实现,但又跟以前不一样——现在是不用出门、更不用进城,只要打开手机就点一点,就啥都能干。”周东庆口中的这个平台,正是黑龙江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下称省供销社)为激活供销体系、更好服务“三农”,依托数字技术打造的集电商、资讯、社交于一体的“超级平台”。

走过71年的困境与抉择

1949年,在广阔无垠的黑土地上,诞生了中国第一家省级供销社——黑龙江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下称省供销社)。

在计划经济年代,供销社是农民眼中的“百货商场”,对于沟通城乡物资交流,活跃农村经济,起着关键作用,在上个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的农村,创造了巨大的产值。“那时候好东西都在供销社。”周东庆回忆,农村最热闹的地方就数供销社,能在供销站工作也是令人羡慕的职业。针头线脑儿、烟酒副食、日用杂货全部凭票供应,农民种地用的农药化肥也都要到供销社采买。经过多年发展,供销社建立起了庞大且完善的五级网络,把服务触角延伸到了村屯。“邮政和银行也只布局到乡一级。放眼全国,供销社是唯一能够把服务网络下沉到村屯的组织,是最基层的涉农单位,打通了与乡村联结的‘最后一公里’。”省供销社工作人员回忆说。

然而,在市场经济大潮下,由于供销社管理体制僵化,越来越不具备竞争优势,市场份额被不断蚕食,渐渐淡出了老百姓的视野。直到2015年,国家公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要求供销合作社更好地履行为农服务职责;推进供销合作社基层社改造,密切与农民的利益联结;增强服务“三农”的综合实力,供销社的工作才迎来了新的转机。“正是因为供销社具有‘扎根农村、贴近农民,组织体系比较完整,经营网络比较健全,服务功能比较完备’等特点,因此被定位为服务乡村振兴的重要依托,被寄予服务‘三农’的厚望。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找到自己的新价值,就成为全国各级供销社面临的新命题。”省供销社意识到,只有依托数字化技术建设创新平台,从提供单一线下服务,向线上线下融合方式转变,将所有为农服务的资源整合到数字平台上,成为给“三农”提供综合服务的新纽带,才能重新回归农民视野,重振风采。

建设数字平台 激活供销体系

“开放办社才是新型供销社。”按照这一思路,成立龙江乡村供销平台的想法呼之欲出:基于数字技术,激活供销体系,将供销社系统内外的相关企业等为农服务机构嵌入进去,将农村中从事农业生产及经营的组织及个人有效对接和组织起来,并结合淘宝和天猫等电子商务、普惠金融相关服务,让“龙江乡村供销平台”成为服务三农群体的综合服务平台,打造出供销数字化转型的标杆。带着愈发清晰的具体目标,省供销社找到钉钉,着手打造集电商、资讯、社交于一体的服务“三农”的“超级平台”。

平台搭建的第一步,就是先把人和资源拉上来。钉钉为省供销社搭建了线上组织架构,贯通省、市、县、乡、村五级同层及社属企业机构,一键直达联系人。目前,全省各级供销社及子公司近4000人都活跃在供销钉钉平台上。供销集团及下属企业、各级供销社联合社及其他相关机构也在陆续加入,形成高效协同的沟通网络。

龙江乡村供销平台的钉钉工作台界面 (2).jpg

龙江乡村供销平台的钉钉工作台界面。

记者了解到,目前龙江乡村供销平台上设置了八大板块,承载了农资下行、农产品上行、农技服务、金融服务、原粮服务、电商培训、再生资源回收、农牧服务等功能,其他应用的搭建也正在试点地区逐步展开。周东庆和他所在的合作社,正是数字平台的第一批实验者和受益者。

整合各路资源 重塑基层网络

兰西县是省供销社开展数字供销转型的第一批试点地区。2019年,邱显瑞接任兰西县供销社主任时,全社不足十人,办公楼四年没供暖,供销乡村驻点网络也已接近“瘫痪”。“没有仓库、物流落后、基层网点缺失——没钱没人没资源,几乎是个空壳子。”邱显瑞回忆。

如何利用好数字平台,重新发挥服务“三农”的作用?邱显瑞先找到农业银行“搭伙”,把POS机装到各村的超市里,村民能直接刷卡买东西,买满30元立减10元,这些超市也自然成了村级供销社指定网点之一。有了“基地”自然就有了流量,有需求的农户开始在龙江乡村供销平台下单,平台直接送货到网点,方便农户取货。

为更好地与电商接轨,兰西县供销社还打造了一个“跨界合作”的物流仓储基地。先是与中通、圆通、百世汇通三家快递公司达成协议,将快递统一送到基地分拣,合并派送。同时将供销社在村屯的网点变为再生资源回收点,以旧物换商品的形式回收村屯再生资源,增加村民收入。“过去采购员需要到村屯挨家挨户收集物资需求,现在有了钉钉上的小程序,村民可以随时上传自己的采购、售卖需求。我们基于数字化技术对这些诉求进行响应和分发,就可以实现物流网络‘一网多用’。一趟车又能送货、又能回收‘废品’,再也不空跑,县城人、货、场间的周转速度提高了几倍。”物流仓储基地的徐东告诉记者。

杨永泽是兰西县里最大超市的经营者,他告诉记者,以前超市生意好的时候,每天营业额能有5万元,最差的时候降到不足1万元。“人都走光了,以前村里180多户500多人,现在只剩下136人。”如今,随着杨永泽超市后面1000多平方米仓库被纳为兰西县供销社基层网点之一,超市也成了全县农产品上行下行的集散地,营业额在逐步攀升。

杨永泽经营的超市,兰西供销社基层网点之一.jpg

杨永泽经营的超市,兰西供销社基层网点之一。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兰西县供销社整合各路资源,在数字化工具的支持下恢复了17个乡级供销社、118个村级供销社,网点覆盖率达到了100%。

“我们一直在研究,如何把传统供销嫁接到数字供销里。”邱显瑞说,兰西县盛产筋饼、小笨鸡、大鹅、粘豆包、干菜,现在他天天都在琢磨,如何能通过龙江乡村供销平台,进一步打通电商链路和物流网络,将这些农产品包装为统一品牌商品,卖到全国。除了把线下服务板块和服务流程复制到供销钉钉平台上,更重要的是培养数字化思维,遇到问题多想想如何用数字化工具来提升效率。